2015年总结

以年为刻度复盘,真的是很有难度的事情,从2016年开始,做一份大致的计划,才能确保不至于无从总结,从2010年开始每年都买日程本,似乎只有2010年那一年记得比较周全,其实只是想记录那一天的想法,但越来越贪多、贪美,纸胶带、日课、厚厚的本子都不适合我,以至于现在几乎上丧失了最初那一年记录的热情。“适合”很重要,说起来简单,找到很难。

年尾总结2015年,自己还是在被动地接受影响,没有主动地做事情,整理出自己的思考,形成自己的产出。创造”太容易被庸庸碌碌的生活所打断。但去年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许是因为近年零零散散的所谓“创造”给了自己一些启发(橡皮章、木工、重新开始写博客)。

今年夏天的时候开始意识到:在语言方面,自己所喜好的的更多是短句子、抽象的概念、不易被定义的概念,在巨量的无逻辑信息同时涌入的时候,我能比别人更快速地理解,而简单的、逻辑化的、数理化的信息,我反而不易快速消化,有一点点“直觉思考”的意味。但是,在试图解释这种感觉的时候,我所能驾驭的工具却是理性的、逻辑化的概念,很难通过意象来做出恰当的比喻。我缺少合适的表达工具。

电影。

1月6日看完《真探》的第一季,我被最后两集重重地震撼。克苏鲁神话体系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它跟我的哪些思绪不谋而合已经无法再细究出来,但怪谈、存在主义恐怖和神秘主义变成了我面对的新问题。人类、生命是孤星,有宿命,很多事情早已经被遗忘,或者难以言传。人,忘记了天空。这是2015年的独特基调,或者说独特视角。光明与黑暗总是各半,奈何人类贪婪,不肯驻足。

2014年的12月是整个属于赫尔佐格的,《在世界尽头相遇》埋下了不少“隐患”。向着基础、根源而去,能够推翻不少未来,发现不少他人执着着的无趣。赫尔佐格执着于自己的体验和发现,固执地记录未知,并刻意地展现在作品里,让人摸不到头脑,却印象深刻。片中的人物,也常常在人性与动物性中间往复摇摆,狂怒vs宁静,爆发vs等待,然而统一于一体。《路上行舟》,当你看到伟大被未知驾驭着,这故事便不再如名字那般霸气了。锡兰的《小亚细亚往事》值得一说,那颗随波逐流突然停滞的苹果和赫尔佐格拍的那只奔向极点的企鹅像极了,都让人突然一怔,陷入混乱,而我的答案在几个月后才在《邮差》里领悟到。《小小迪特想要飞》一个梦想引出的一段旅程,这“旅程”在我们看来,是悲惨的,而在迪特的角度,战争都成了背景,只是,死神并不想要他,这让过程变得又精彩了几倍。

《爱很怪》,《嗜血法医》里面饰演31杀手的演员,演了个GAY片儿,看LGBT片儿的趣味在于,可以以第三者的视角来看待整个故事,从而看出很多普通的爱情题材电影里难以突出的味道,记忆越是简单,追忆时越是如排山倒海。

《鸟人》,那一瞬间,并非意外,所有的过程都消失的时候,没有人能够记住结果之前的细节,最终触及结果的人,是圆梦者。《鱼的故事》,虽然不够精彩,但思路很有趣,人类的信息传递效率之低下和路径之诡谲,完全无法预料。《狐狸猎手》与年末看的《纽约灾星》是一样的富N代的故事,家族操纵技能考试的劣等生。《修女艾达》,真正的坚守,前提是彻底的认知。《冥王星的早餐》,不知道来路,人生便成了寻找来路的旅程,像是颠倒的公路片,人生的两个方向,有人很幸运,但于是也少了另一种幸运。《游客》,“我是自己本能的受害者”,这句话真的意味深长,人用道德、宗教来限制本能(在某个时代有害处的本能现在是否依然有害),以社会普世道德标准指责他人的人,真的懂得这标准的来由吗?

《贪嘴意大利》,两季。在去意大利之前邂逅了这么一部美食片,诠释了有美食就有希望,对美食的态度真的有点像中国。故乡行,夹带探讨社会问题,两个主角随性、微微懒散、贫嘴,却难以置信地默契,友谊也让人醉心。一代人觉得正在消失的东西,不过是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我觉得这是非常真实、可信的答案。

《中国好歌曲》进入第二季,海选依然惊叹!好节目自然会流传吧,下半年多次在地铁上听到别人的耳机里放苏运莹的《野子》,赵雷赵照出专辑+巡演,苏紫旭的各种小型巡演,连没通过海选的杨众国也和守望一起做了北方巡演,这节目给了才华无限的可能,功德无量。

为了预习西西里,终于看了《教父》,看懂了,但只喜欢第一部,也没有做任何评分和分享。这确实是一部不适合过早看的电影(感觉《美国往事》也是,应该安排重看),三部片子都是关于“操纵”,以及“操纵”的传递和进化。与《美国种族简史》呼应来读,看出第一代意裔与第二代的权力交接,洗白、变成美国人,仅存的遗迹是一代代间不断升级着的操纵的能力及其赋予的权力,一种难以理解的孤独。(这样解读下来,倒似乎可以把《纽约灾星》和《狐狸猎手》理解成教父的续集

《邮差》,2015年的又一部里程碑式的电影。邮差向聂鲁达发问:“所以整个世界对于其他事物都是隐喻?”,这一句话,改变了一年的思维走向。如果所有的表达都嫁接在真实上,那么所有的信息便都成了隐喻,没有尤劣没有轻重,每一条信息都可能有意义,只是还没有产生合适的连接,毕竟“点”与“点”是无法区分异同的。“人生是一场修行”与“生命是一次实验”没什么区别。那些连接产生了、错过了,而后影响了一个人,就是幸运了。

《同栖生活》,越熟悉的人越不熟悉,最不了解的人最了解你,愈陌生的人愈容易倾诉。没有交叉之前,会以为世界间就是平行的。《赫尔佐格吃他的鞋》,尽情地疯、尽情地呆、尽情地做小丑、尽情地愚蠢。《侏儒流氓》,关于“抵制和嘲笑”,满片的讥讽、欺辱、诡谲。事情无来由地发生、切换。自然的与疯狂的、平凡的与异数的。《猎鹿人》,行尸走肉的感觉。主角不是人、不是红头绳,而是那把枪。可以开始一些事,可以了结一切事。《半梦半醒的人生》,不是死亡,而是被遗忘。《布拉格练习曲》,春梦与老年生活。“做这个我不再开心了”真是个离职的好理由。《杀人短片》,动物视角,人类视角,上帝视角,片子里的三个人是三种生物。

《二楼传来的歌声》,如果明天人类灭亡,今天会发生什么?这片子隐含了无穷多的隐喻,粗暴而直接,一切原始的、野蛮的、恐怖的、无法解释的,都一同出现,似乎找回了一点本能,得以认清自己本原的样子。当一切历史与一切经验衔接(不如假设,经验只有人类可以传承),人类还是否有存在的必要。“耶稣不是上帝的儿子,他只是一个好人”。只需要改变一个节点,世界便会大不一样,人类的节点是哪一个?这样看来,历史永远是虚伪的,乐观永远是可笑的,驾驭自然隐喻的人可以解释世界,倘若这一切都会有尽头。

《蛮荒故事》,不得不说,这片子从片头开始就充满了象征意味。看到的是动物性和本能平等、恢复和重建平衡的暴戾感、阶级坍塌和摧毁、工业进步/医疗卫生发展/信息流动加速会对旧道德和旧体制有怎样的推动。细节超多,群众的布置让背景也颇有笑点,细微的表情有深意。电影在台湾被译为《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不如用“最催命”来形容,深入下去都是一种颠覆。

从这时候开始,对“真相”和“事实”的探究开始出现在脑海里,我们生活在前人的经验之上,权威已立,几乎不容推翻。文化、真理、逻辑,简直都是不容证伪的人类文明,纵使为假,也难以通过一己之力反驳。所以什么是真相,什么是谎言,除了生死之外已没有更大的荒谬。

《索拉里斯》,年末了,还是没有买莱姆的原著来看,硬科幻,人与超级计算机无法交流,就像动物与人无法交流一样。人类自身存在的悖论,一个个被证实,人类所信仰的概念,一个个被推翻。生命的存在就是不断地与自己和解,与人类和解。

《硅谷》S2,创业教科书级别的剧集,看不出东西可能就还没开那根神经吧。《权力的游戏》第一次打出三星,最后一句“Let the man be born”厉害,重生是又一次的启程。《MAD MAX》里看到Tony激动一下。《冰血暴》S1,狼与羊的意味,在结局回归生活。《无声婚礼》,一场无言的控诉,欢笑变为恸哭,白色变为黑色。被抹杀的所有细节、所有痕迹、所有个性,在强压下迫使万物屈从。

巴斯特·基顿的片子补了几部,喜欢《稻草人》和《剧院》,反映真实、略带夸张的早期默片,加入通篇不断的小机灵,创意简直是无尽的。《BoJack Horseman》S2,今年比较高兴的事儿是这部动画终于火了,观众变成旁观者,审视这个奇男子,不知他能代表多少人。《危情十日》,被强加的个人经历,如若真实,没有几个人能幸运地记录下这一切,有一种审判,凌驾于人类法律之上。《你所不知道的资本主义》,被摧毁的另一种可能,这片子像临终抢救一样急切,资本主义努力界定人与劳动的关系,力图区隔人与物的关系。《真正的成本》,服装产业,宏观与微观的较量,移动互联网的人只与远处的人交流而非眼前,在实体经济里早已存在,即工厂的里人只为远方的人生产而非眼前。

《刺客聂隐娘》,没把它当做电影,只是一部不复杂的艺术映像,在动的水墨画,某种程度还原了一种失去已久的风格。《非正式会谈》S1,世界各地的人连接在一起,讨论一个奇特的话题,太特别了,语言+表情+肢体语言,记录了另一种真实的外国人。《极限挑战》S1,情商与智商的展现,觉得真人秀的魅力就在于几无保留的展现,剧组的策划给出真正的难题,更迫使他们求助于本能和真正技能。《潜伏》,“把嘴管严”教科书。

10月看的两部《丹麦9年z班 VS 中国初三13班》和《我们的孩子足够坚强吗?中式学校》,对于教育的目的、观念、界限,计划的必要性,教育中的权威树立都有讨论。对比起来,十六七岁的时候,欧洲的孩子已经开始探索自己的人生可能,而中国的孩子还在为高考而努力,如果不是社会现状需要和对寿命方面的自信,是否中国的教育也会发生变化?

三部日剧,《最完美的离婚》、《问题餐厅》、《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都是前一半好看,后一半略显鸡肋,总是要回到社会情景中去,可能与日本的社会文化相关。痛苦本身即是救赎、女性的权力问题、恋爱如何定义。

万物一体》又译作“Unity”和“太一”,NOT SAME BUT EQUAL,最有深意的当属导演把一大堆似乎毫无相干的名词划出了等号,不同文化对同一概念的理解和阐述,却在现代遭遇无尽的解读,逻辑和理性是人的伟大发明,但唯独缺失了教授或挖掘它们形成的过程,不明就里的情况下作出的阐述,都显得苍白。怎样理解人、动物、地球、宇宙?木心说没有宇宙观就不会有世界观,我们却被教育现有世界观,甚至要先有人生观。世界总是颠倒的,这真相令人战栗。

《像鸡毛一样飞》,每天都死去一点儿,再死去一点儿。有些地方,不会再有人到达。《冰血暴》S2,We’re put on this earth to do a job, and each of us gets the time we get to do it。《海街日记》,一个人的记忆,被许多人守护;一种味道,被许多人铭记。烟火之夜仿若白昼,疗好了所有的伤。《攀登梅鲁峰》,last 100m & hard mode & sth. must do。

《主厨的餐桌》,最后一部五星,6集小结:颠覆、视角、自由、发掘、融合、回归。主厨的表达、与食客的沟通、传递的情感。一定的压力之下,自然、创造、艺术,合而为一。庞杂与感知似乎是共性所在。这剧集让我想到没有读完的《总体艺术论》,把认知的一切形成项目、形成作品,似乎都是艺术家最终的宿命,融合的事物越多,作品便更易触及人心。

读书。

从《惶然录》开始,不知是翻译不佳,还是与作者不在同一频道,50页后依然没得到什么信息,于是弃掉,后来直接转赠出去。

读《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是因为好奇这个导演,以“和而不同”为人生的信条,徒步丈量世界、认知世界,以一己之力来诠释自己的所见的世界,他有一种难以置信的真诚和决绝,迅速作决定。印象深刻的是他说到剧本从来只是几条提纲,都是在现场工作中不断完善、修改;还说到他的四海为家,知道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便立刻投入去做,任何代价都无所谓。他对神秘和未知颇有敬畏,庞大的工作量下让自己成为一个工作狂,把一切已知和未知都压缩在作品里,一股脑呈现给观众。在我看来,他是与邱志杰一样的神奇的人物,试图通过自己的语言和表达重新诠释一切概念,世人关心的常常是他们无所谓的事物,永远保持着激情和持续的创作欲望。

用Kindle看完了很多本免费书籍,多是汪曾祺、胡适、鲁迅的文章。都是熟悉的文字味道,胡适的激情、鲁迅的透彻、汪曾祺的恬淡,都能从文字里流露出来,那是他们借以言志的工具,使得游刃有余。因胡适的一句”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开了公众号“折腾人生”,断断续续写了十几篇文章,寄送了20多张明信片。胡适的观念诸如“拆散和重组”、“读书的升阶,各人路径不同”、“所见皆是书”我都非常认同。鲁迅眼中那个千年不变的中国,很值得警醒。

另有一篇《美国种族简史》,有趣的是紧接着又看了《教父》,于是很自然地有了从“意大利移民在美国的生存状态”的视角,权力的交接和变异,第一代移民的乡愁,第二代移民的无根,第三代的完全融入。其实种族可能并不是主要问题,而是文化的问题,文化由土地和人文共同承载,缺一不可,从而衍生出观念和文明。复兴成为伪命题,可能就在于根本上丧失了人文资本,只有通过时间和自然慢慢修复、复苏,却也难复当初。一本有趣的旧书《人景·鬼话》,一对早年移民美国的夫妇,异乡生存的故事,与《美国种族简史》相应,又窥到了亚裔一代移民的生活状况。

中国的数学《九章算术》,读一读其实就晕菜了,现代中国人接触的都是西方的现代数学,老祖宗的算术方法几乎全然失传了,不借助于符号的数学思维如何完成不断提升,我非常好奇。中文是声与形同时展现的语言,数学更多情况下可能只是辅助工具,东方人更多借助的是经验和技巧,容纳着很多含混、庞杂的概念,不能抽丝剥茧,却意象丰富。甚至会觉得逻辑的落后与语言的原始脱离不了干系。

罗尔德·达尔的童话买了一套(好像是2014年购入的),之前一直长草。一边读一边送,最后留下的是《玛蒂尔达》和《好心眼儿巨人》,其中最喜欢的是《好心眼儿巨人》,罗尔德·达尔将所有的残酷和恐惧都转化成了美好的想象,他留出了极大的空间供读者思考,意象丰富,细节可爱,用第一人称表述的慨叹代入感很强烈,指引着思绪不至于陷入泥潭。连现实的残酷也变成了对生活的好奇。

因要去意大利旅行,买了好几本意大利建筑相关的书籍,很自然地遇到了一位叫陈志华的作者/译者,研究欧洲、尤其是意大利的建筑,两本他主编的教科书读起来略吃力,最能玩味的是一本叫《意大利建筑散记》的小册子,读了电子版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收了纸质版,最后还带着去了意大利,故地重游。旅游之后小结,其实他细微之处的描写,才是那个国家最实在的东西,罗马的建筑与方位其实早已烂熟于心,但其间的人才是最大的景色,陈志华也在书里记录了诸多谈话收获,耳目一新。最喜欢这样真诚的、富于感性的作者,能用文字复原很多文字之外的感受,这是中文最最有趣的地方。

《万物·创世》,这本是今年的最大亮点。因为参加豆瓣的线上活动,而免费得了一本来试读,因此又认识了后浪出版负责本书营销的姑娘,后来还面基,聊得特别投机。在豆瓣写了一篇书评,到年底已经有近3000人读过,中途登报一次,授权转载5次。因此而晓得如要靠书评营生,读书要买新书,写字要趁早。这本书对我的意义在于满载了“隐喻”,提供了不少全新的视角,数量庞杂的拼贴背后,得到的可能是新知和真相。诸如:生命是一种现象、人是一种细菌、进化从来没有停止、生死是几十亿年前的一次选择……这让你可以对很多习以为常的定义,再加以重新审视。自己,或者说自我意志,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础,统一和复制是对生命本意的摧残和误解。

从这里开始,对于“定义”、“分类”、“系统”这类名词我不再无条件地接受,了解了基本意义之后,回去想它的其他含义和其他视角,试图从别的角度来理解。“道”、“禅”是文化中的一种默认的永无定义的词,虽然它存在,却只能用别的方式来证明它的存在,以及触及它,而其他的词语其实同样如此。对语言开始怀疑,而后试图从《语言的起源》和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找答案。

洛书河图》,阿城的书,之前听了一期他在美院的演讲,讲起他对中国造型文化的独特理解,就像在接触到主流的知识之前,先发现了一条旁门左道,未尝不能抵达终点。今年读到或看到的很多观点,都在指向“百家争鸣之时曾抵达华夏文明的顶峰,而后两千年的衰败,不见创新”这样的观点。阿城认为中华民族在商周春秋战国时期开始有了个人的觉醒,完善了语言和文字,试图阐释世界,理解世界的运转,而几代之后,思潮只余满地遗骸,民族堕入迷思。虚伪和编造背后,操纵席卷整片国土,愈来愈不真实。这本书以“天”和“地”的视角试图重新阐释文化的渊源,甚至上古的神话都变得愈加真实。人造的事物终究免不了异化的命运,多数随着时间不断演变,有的被遗失。

《从0到1》,不得不说,垄断就是商业的秘密所在,很多时候,垄断是因为信息只在一个人的思维系统里进化、变异,不断承担风险并在未知中求索,追求可复制、时机,形成垄断,持续销售和演化,将秘密公司化。商业某种程度上增加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垄断、外包、众包、众筹,都是在将一部分人控制在某个核心之外。

《达维多维奇之墓》《树上的男爵》《克罗诺皮奥与法玛的故事》《倒数第二个真相》《死亡迷局》《鳄鱼街》《城记》《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不被理想束缚的生活》《幻之光》《诗人的生活》《灿烂千阳》,6月到7月初,读了一大堆小说和一点散文。

读了舒兹的《鳄鱼街》,一些篇章里,整个人都是起飞的状态,黑暗里突然炸开的一团彩色云雾,当意识恢复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置身天空,思绪四下飞舞,美妙极了;而另一些篇章里,则仿佛坠入泥潭,全身无力,被四周寂静无人的黑暗干扰着、拉扯着、牵引着,偶尔又能感受到黑暗中射出的无形的视线,引得身上灼热、疼痛。花、衰败、立体、漩涡、飞鸟、罂粟、魔法,都可以来形容读这一本书的感觉。

《幻之光》,书里的景色是一种惨白,微微揉入一丝灰色,飘着泡沫,能让人突然窒息。故事的视角总是在死亡的背面,听到海滩上浪潮的声音,似乎能感知到一种阴冷的存在,一种魂灵的孤寂和空白。逝去的人无处不在,而苟活的人,却又总将思念寄托在唯一的实体上。

618的时候买了《DK商业百科》,读完一直没有整理,DK的书自然不必再多说,优点在于把这一套系统整理出了一条线索,商业的进化依托于问题的不断解决,有很多畅销书的年表和作者的思维进化,有时候我们读的已经是多年前作者最初的思想体系,整个系统的整合已经延续多年。

《阿兰的战争》,奇妙的地方在于我觉得它像《大鱼》,那种把悲惨的经历,理成了有趣的过往,刻意地掩饰掉了一些真实,而把更多的启发留了下来。“所有我爱过的人,几乎后来都再次见到了”真是人生无上幸福的事情。人生的轨迹说到底还是被自己改变的。

《什么是教育》,教育是对无限的有限计划,老师是能接受自己会被超越的人。教育中的权威是暂时性的但不可缺少的。教育总是需要通过反向的方法来让学生意识到某件事物的重要性。冒险几乎是获得体验的不二法门,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在真正的实践中不断完善起来的,如果都直接全盘借用现有的体系和认知,则相当于放弃了精神的自由,这是教育的失败。

《浮生六记》,沈复著,是好友主编的书,张公子翻译的。对经典的重译,今年有两本书常被提及,一本是《浮生六记》,一本是冯唐译的《飞鸟集》。一本是对古文的重译,一本是对外文的重译。此起彼伏的谩骂声中,似乎又是一群无所事事的中产在试图剥夺更多人享受阅读的权利。浮生六记的原版对我来说,很难读进去,请原谅我的古文水平,但其实译文的情感是没有出离的。我一直觉得中国巨量的古文,其魅力和价值已经被埋没太久了,没有人在试图挽救,信息只有在触及时才能产生反应,但如果都被埋没在线装书里,数千年的知识宝库如何重新发挥价值?重译同理,不过是另一种媒介,能意识到原文的妙处才重要。

《木心论》,李劼的才华,与木心思想的惺惺相惜,有点肉麻。

《月光落在左手上》,在碧山的靠山邸,大爷的厅堂里看到这一本,闻鸡起床,天亮起之后读起这样的诗集。这诗集里除了悲伤和疼痛,还满载着土地的气息,月光、黑暗、雪、黑暗大地,平静卑微的一棵狗尾巴草。因爱无法斩断,因心不愿停止跳动。

《局外人》,没有人去设想的“如果”,就一定不存在吗?这书其实能概括出一大堆独立电影的内核,几近无言的控诉,对精神世界的执一坚守。

读库十周年的时候,买了《童年三部曲》,一本中国、一本挪威、一本瑞典,两本在土地上,一本在城市中。从徽州归来,土地的力量已经蔓延进骨髓。自然的信息量大得吓人,每天,五官都在不停地忙着记录、体验,人与自然的关系可以紧密到什么程度,人驾驭自然的范围可以大到什么程度,无时无刻不吸引着视线,期待再多收集一些细节,一点儿不奢求里面有怎样的答案。

似乎是看了电影之后七八年,看了《大鱼》的原著小说,比电影更丰满,父亲的形象更佳生动和丰满。关于英雄、关于意志、关于信念、关于梦想。在你来到这个世上之后,父亲的一切都在变化,最大的难题就在于,如何把自己最珍藏最宝贵的“财产”留给这个奇迹般的生命,父亲对于孩子的不知所措,对自己失败的遮盖,对人生至理的包装,心思细腻得让人动容,最终的理解里,父亲变成了英雄,得到了孩子赐予的“永生”。

《身边的江湖》,野夫的名字听闻很久,还说他的两本书已被不允许重印,而这随性、洒脱的汉子其实全然不会在意的。他写及的人物,时间在每个人的身上都刻下重重的记号,悲歌、史诗,他们都默许了这些创伤,然后期待黎明来临。有几篇戾气很重,转换多种关键词来映射历史事件,情感暗涌着,那是他的低吼,他的痛楚。

还有几本断断续续仍未读完,或完成整理:重读《荒原狼》企鹅译本、《黑塞画传》还要再读一遍才忍放手、《最后的沉思》读到“连续统”的时候头大了、《水手比利·巴德》马上接受他的死亡、《总体艺术论》中途被打断,恐怕要重新开始了。

结婚。

其实这个典礼是个笑话,被我俩诩为回家演戏。对别人的祝福毫无兴趣。爸妈老了,那种思维定势到底是怎样形成的,直到现在我也还是不能理解。我仍旧认为那是一种对人的荼毒,只不过没有机会自知或者通过一己之力改变了,我怎样才能不变作那样。

旅行。

今年的两个目的地:意大利(罗马+西西里)、徽州。意大利让我第一次亲身领略到了另一种文化,这对我世界观的影响是颠覆性的。徽州,尤其是碧山的两天半,与乡村和土地的接触,又得到一个全新的认知角度。

文化,储存在本地人的生活里,身在其中,不能全懂,直到置身于另一种生活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归属。置身于另一个角度,审视习以为常的自己时候,才会发现那个更真实的自我。就如《一一》里洋洋问道:“我们是不是只能看到一半的事情?”我们每天看到别人的背影,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个浅显的“隐喻”?

可以说,意大利人也不能完全认知自己的文化,而那种深度和广度,在我个人看来,是大得可怕的。旅行的时候我几乎无暇理解,只能竭尽全力地去体验,不试图阐释,而是全身心扑入其中。

但是,我可以用这些经验,来反观中国的文化。有了对比,心里有了高低,就形成了认知。行千里路、读万卷书,最终还是用来解释自己、了解自己,认清来路。认清自己,认清之所以为人的道理,就能彻底地拥抱自由,真正发挥无限的潜能。这第一次的出国游,发现世界真的在变平,如果你拥有他人所需要的能力,世界都在向你打开。这是一个不为很多人所知的事实。

徽州。依然是我俩喜欢的随性的旅行方式。总住到离景区最远的酒店里、以奇怪的路线和行程旅行、喜欢人少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人的齐云山山顶,只见云雾飘越山尖,我们拿着相机拍得不亦乐乎。

碧山。完全不知道下一次来到要等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下一次来,它会变成什么样子。钱大爷的靠山邸会不会人满为患,后山的景色还会不会如此恬淡清新。乡村里,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物的关系,各就其位,自成一体,也不见浪费。生活的另一面,社会的另一种可能。欧宁的“碧山共同体”计划,将知识分子与低层的大众连接,产生碰撞,以一种新式的生产和交流,促进另一种生活方式的融合。

幸运的是,在徽州这片土地上,文化的脉络还没有尽断,建筑与环境承载着人的心灵,遗训没有被完全遗忘,一本本县志和族谱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过去。

社交。

依旧没什么社交。多认识了几位聊得来的网友,一个读书群的十几个小伙伴,几位年轻的饭友,一位后浪的编辑,迷迷糊糊加入了一个各路网红和老板汇聚的“萝卜群”并参加了2次聚会加了一大堆群友,参加了一个叫“水果捞”的分享会活动。

工作上和David、莫爷和老徐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袁总和天津的团队,白总和他公司的一群人,净是些北京土著。我也挺喜欢观察土著的,毫无基本生活障碍的时候,看他们的生存状态。老徐基本上把我当成了亲弟弟,结果我办了一大堆猪队友的事儿。

爱情。

去年讨论的离开北京的计划,今年也还是没有实行,一个个的似乎有希望的项目,看不到结束的时间点。结婚之后,还是想有一个稳定的据点,作为根据地,而后再潜心发展自己的事业。她仍旧是我最爱的女人,一点点小懒散,一点点小任性,都是我所喜爱的。今年一起做了不少运动,瘦了;从饮食上也一起做了不少调整。

特别希望能够一起做更多的事情,做一些属于我们两个的特别的项目或者作品。

其他。

净化器的项目年末的时候多亏老天爷赏脸,又有了些新的转折,挺希望这一条线可以一直稳妥地做下去,从源头开始就是自己的产品,做出好的产品就成功了一半了。10月份作为帮忙,又参与进了一个羊肉项目,也是获得了新的视角,两种利润比例的产品如何经营电商,如何进入微商销售,都是值得学习和研究的。

工作上,自己还是不善于沟通、交流,不懂得随机应变、换位思考、整合资源、创造共赢局面,这是急切需要提升的方面。谈判中,话里有话的时候,自己总是那个慢半拍的。这都是这一年中突显出的不足。还有一点很尴尬,我很适合于在前面探路,然而铺路的事情我又不那么擅长了,有人甚至在我探好路后把事情做得更佳完美了。总是奢求有全权让自己掌控的项目,但自己的能力又显得很不足,这是致命的缺欠。

目前的工作,难度在于,如何把好的产品、用适合的方式、告知需要它的人。

工作似乎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解决一个个的问题罢了。有多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就自然有多大的赚钱机会。我们这些思维飘忽的人啊,总是不能认真地接受下这些朴素的思想。

TwitterGoogle+Sina WeiboEvernoteLinkedInDeliciousPocketKindle It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