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时间

一位朋友家中的猫死了,它陪伴了他13年,他跟我陈述了这一夜里的每一个细节,抽了两支烟,期间出神几分钟,然后又重新投入到工作里。

这只是一天中不太长的15分钟,但却是我对这只已经死去的猫的全部印象,或者说,这印象在我脑中,有13年那么久。

仿佛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多一个刻度:13年。

而过去,我对这个刻度并无概念。

——————

读一本名为《万物·创世》的书,由于陈述的是有关远古世代的故事,所以时间都是以“万年”为基本单位,好像每个世代用掉的篇幅都不相同。

于是各算了每个世代的篇幅中,每一页相当于多少岁月。结果,不同篇幅的单页间,相差甚至多达几十万年。

“时间是涌动着的”,于是我多了一个小发现。

如果在看电影和看小说或史书时,也有这样一个意识,是不是会有更多发现?

——————

这次十一在安徽旅行中,住了一家民宿,房主大爷35年前盖的房子和院子,95年退休后一直悉心照料,我们到这里时,这里早已草木繁密,满眼的树和盆栽,花鸟鱼虫鸡鸭俱全,俨然一片生态天地。

那棵桃树是35年前种的,那棵柳树是10年前栽的,鱼缸是3年前盖的,乌龟刚抓来几个月,鸟是上个月从窝里偷来的……这院子里划满了时间的刻度,丰富得让我咋舌。

厅堂里的对联,看起来是在竹子上刻的。但大爷说,那是在竹子刚两个月大的时候刻上去,2年后才长成的样子。

山上的野茶树也是大爷5年里繁育起来的,已有十几株之多,一年几斤的产量,刚好用来自饮和会友。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对时间失去了意识?还是我从来没有机会认识时间?

——————

可是,我知道时间呀!

我每次长途旅行的间隔是一年,每次追新番的周期是一季,每次发工资的间隔是一个月,双休日的周期是一周,余额宝的周期是一天,看一部电影需要两个小时,一件新闻的爆发只需要几十分钟,做个白日梦甚至只要几秒……

是我自己过于愚钝?还是这些时间与我过于亲密了?纵使我再惊诧,它们也都在我的个人时间内,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而突闻一个生命的逝去、无意见发现历史长河的流速、发觉身边生物的时间刻度时,才醒觉它们的不同,独立于我的惊诧和懊悔之外,一切都平静、无声,自然流淌。

那才是生发出我的环境和世界。

——————

城市里的自然,化作城市绿地、公园,化作了家中的猫猫狗狗,化作了桌上的一盆盆多肉,化作了用来赏玩的花鸟鱼虫。

和自己刻度不同的时间尺子,就在手边,瞧不见。

TwitterGoogle+Sina WeiboEvernoteLinkedInDeliciousPocketKindle It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