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若一场梦 20141107

今日被大赦,天却不作美,在家里加班,却没太阳可晒。
与去年一样,今日也是冬至。

中午例行的午觉醒来,看《砂制时镜下的疗养院》,半梦半醒,昨晚还梦到流鼻血,枕头和床垫都透过,红色的一片在梦里格外耀眼。不知怎么,脑容量一直在锐减似的,醒来几分钟梦就会被忘却。最近都在听白云出岫朗读的西游记和唐诗三百首,语言模式被大大影响,忽地就能出口一首七言绝句。
记忆、以及梦的力量于我是巨大的。成长的痛苦就在于:有些事情一旦彻悟,就再难以回头。

愈来愈怀念懵懂时候的自己,这个世界太具体,逼你就范于逻辑。
原来打破他人的懵懂,也是罪恶。

荒废了许久的自留地,还是只想写点儿给自己的话:
这一年,又变了,抗拒越来越具体的自己,却对金钱渴求不止,此番,何日可以回头。
世界的诱惑,和它那不多为人知的运转方式,这一年也触及了一角:那些拥有不可思议的财富的人,同时就是碌碌到不可思议的人。
似乎认清了“人注定死亡”以外的另一种意味:“不能永恒”。
教育对我的最大害处在于以“功能”为导向而不以“作品”为导向,最大好处在于给了我比较充足时间。
明年领证满月,这种不孤单是这一年里最大的满足,有了无数的不确定外的这一个确定,无论到哪里都可随遇而安。
一句“创造价值”,创造了“空间、时间、金钱”的悖论,为繁殖过剩的人类找到了出路,越翻看久远的文献越发现本非如此,这一番的所谓信息和技术的爆炸大到望不到终点,人是三维的生物,硬生生被拆为二维后,能看清世界,却找不到自己,可以参看三体。
复杂系统由不计其数的简单规则组成,自始至终都认定每个人都应是一套极具复杂的系统,但随机性却是这系统的边界。

还是谨记:
做休闲玩家的终极要义就是,不设边界
但要解除“空间、时间、金钱”的悖论,就要保持一段时间内的专注
三维世界,Enjoy

TwitterGoogle+Sina WeiboEvernoteLinkedInDeliciousPocketKindle It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