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 No.1 石康的微博

早上看到youfilm老师在微博上的推荐,读完有共鸣和震撼。

【关于人生】

  1. 我四十岁以后,我意味到,我的整个中年生活,并不能成为更为成熟的生活,而是不得不翻回头去为低教育程度买单,从一个稍微整体的一点的角度讲,生活中段儿出现了整体性的塌陷,人生不可能走远了。这种停下来对于生活修补有时令人特别气愤,因为它是一根链条,我随便讲一讲——
  2. 比如,因为年轻时没有出过国,所以出国后什么都新鲜,比如吃,因为样样东西都没吃过,所以你很难让自己不尝尝,我在美国的前两年几乎没有吃过什么重样儿的东西,这导致我体重暴增,因为年轻时没看过什么运动书,所以一开始跑步就受伤病困扰,一直没跑好,所以减重极不顺利——
  3. 因为年轻时没拿下英语,所以只好中年现学,(其实回头想想我只是单单利用年轻时在酒吧饭馆发愣的时间就能拿下),这样每天占去我五六小时,这些时间又变相地压缩了我的工作、运动、休息及娱乐的时间,所以搞得剩下的事儿也没干好——最可怕的,年轻时树立了很多错误观念,中年需一一纠正,太耽误事儿了
  4. 这些错误观念直接导致你做事错误——比如,我年轻时一直喜欢小可爱类型的姑娘,这些我曾喜欢的姑娘有一大半到现在连工作能力都没有,如果我像现在这样喜欢运动型及对自我要求高的姑娘,那么我的生活就会完全不同——又比如:我年轻时根本就没有“人做事应尽力”这一观念,这导致我浪费了巨量高效时间。
  5. 再比如说,我年轻以为一辈子就会住北京,丝毫也没有考虑世界为家,更往细了说,当我没有考虑世界为家,我看《世界历史》都当故事书瞎看的,如果我能像现在一样考虑,以后到底是在西新兰的一个牧场里过十年还是在加洲,那么我看那些历史地理书时可能就会有一条更现实的线索。
  6. 又比如,我如果年轻时若拥有“做人应诚实”这一观念,那么我就不会硬付考试,不会自我欺骗,若是如此,那么我大学四年我学的是计算机软件,至少我会把它学成是一个谋生工具而不是应考工具,如果当时我不是很自卑,认为不可能过世界为家的生活,那么我会把英语和软件都学好,以便开始世界为家的生活。
  7. 我要说的是,那些最初进入你大脑的观念是如此地重要,以至于它们成为你所有重要决策的惟一依据,当它们错了,就意味着你以后会花费数倍的代价去补救——你如果年轻时认为运动很累,那么你中年就会因没有运动习惯成天晕头涨脑,而这一点甚至补救起来更为吃力,效果不佳且缺乏乐趣——

【关于老人】

  1. 对我来讲,最痛苦的事之一,便是无法让父母享受到我享受过的各种的生活乐趣——我书架上的两千本常换常新的书他们从未看过,我喜爱的运动他们无法学会,他们无能力自己旅行,他们爱吃的饭在我看来太过平常,他们为我省下的钱毫无用处。如果你尝试过帮助父母改善生活,那么你便知我在说什么。
  2. 就是从父母身上,我发现助人的本质就是教育,如果你不能令你所助之人产生学习能力,那么你无法令他的情况得到真正的改善。这现象也适用于自己,所谓提升个人生活水准,就是提升个人的学习能力,因为人生的所有的事情,从社会制度、法律、道德,到个人技能,赚钱、工作、情感等等一切,都是可以学会的。
  3. 很多人认为成年使用毒品者应该进监狱,因为吸毒的本质是慢性自我伤害,这伤害可以击垮人的身体直至意志——但你会发现同样伤害在老人中远为普及,同样的从身体至直意志,更不幸的是,很多中国老年人的状态比吸毒者都不如,那些吸毒者还有年龄优势,有些人还未曾垮掉,而多数老年人则是肉体精神双垮掉。
  4. 对于老年人最明智的方法就是放弃,美其名曰“尊重他们”,或顺其自然,问题是很多老人们的感受很坏,他们不开心。事实上,人类一切最消极的东西你差不多都能在老人身上找到,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没有希望——我曾在公园里听一些老头老太太聊天,发现他们对自己及别人的要求如此之低,听得我抑郁了好几天。
  5. 关键是这些老人在本质上是一些不能自我负责之人,我认为中国的老龄化的时代已经开始,如果你真的把这些老人当成一些很老练的生活者,那么你就错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我教育的能力,他们宁可把你送的钱存着,也不会用那些钱为自己请个家教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对老年生活也无打算,只是胡混而已。
  6. 我认为老年生活是人生最后一次认识自我、发展自我的机会,老年问题的核心也没有变化,仍是教育问题,尤其是一个人在年轻时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那么这教育对老年人更加重要,事实上,老年人面对的情况远比年轻人凶险,且老年人更加无助——在美国,我最羡慕的就是那些老年人,尤其受教育程度高的老年人
  7. 很多父母把孩子看作自己的慰藉,但对很多孩子来讲,父母同样是孩子的慰藉,父母有个三长两短,会极大地打击孩子生活下去的勇气与信心,太多中国人认为自己过得如何无所谓,孩子好就行,这想法其实根本行不通,当孩子又幸运又好时,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希望父母同样好,这时父母若是做不到,孩子就会痛苦。
  8. 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一个家庭里只要有一个人对自己要求很低,那么这一家子就别想过得太平。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越来越喜欢那些对自己要求高的人了,有些中国女人不允许自己变肥,但一个美国女人可能六十岁前都不允许自己十公里跑至一小时以外,她们不在乎挣多少钱,但很在乎自己不懂得什么东西。
  9. 奇怪的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要求往往对别人的要求成反比,他对自己要求高,必会对别人要求低,对自己要求低的,反而会对别人要求高,如果见到相反的情况,那么这个人多半是骗子——最多的情况是,一个人对自己要求低,对别人也没什么要求——我本人就是这种情况——是非不明、颓废涣散且疏于掩饰。
  10. 在美国,懂得了为那些天天去健身房的女人而感动,只要扫一眼,我就能从拥挤的纽约街头把她们认出来,她们不是说“我才不会麻烦你”,而是天天在做,这也会激励你去做同样的事情——在纽约,你还能见到一些女人风一样跑过你身边,置空时间长,呼吸轻,跑姿平稳,上身又挺又瘦,她们才是纽约最美风景。

【关于创业】(7月2日夜)

  1. 在比尔盖茨与乔布斯之间,毫无悬念,中国人更喜欢乔布斯,主要是因为乔布斯更容易,乔布斯一生都在激励与驱动别人去达到非常困难的目标,而比盖茨则是自己亲自达成那目标,事实上,西方社会更多是建立在千万个比盖茨而不是乔布斯身上的,而比盖茨在成功后所追求的道德的力量,更是令中国人闻所未闻。
  2. 在美国,当乔布斯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缺乏能力追求很多的人,不管其具有多么大的鼓惑力,在起步阶段,都会被美国人看不起,在美国,除非使用欺骗手段,一般一个人在技术上如果不能成为团队之首,那么他很难被别人所信服,我在网上总是看到一伙人一起做出决议,摆脱一个技术上没有成就的带头人,另起炉灶
  3. 乔布斯在创业之初,与一个电脑技术怪才沃兹搭裆,各占百分之五十股份,沃兹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便一针见血地对乔布斯说:“你根本不配拿百分之五十。”说得乔布斯羞愧难当,当即便抱头痛哭,在美国工程文化当道的东岸,乔布斯是无法解释清楚的,人人都认可真正生产力来自于技术而不是管理与资金。
  4. 事实上,美国创意公司的领头人除乔布斯外,几乎全是技术型的领头人,在美国创新文化中,管理者退至二线,他们更多负责资金与市场,商业成功后所获利益与决策权,与掌握技术的创业者也无法相比,在美国新一代创新者那里,这种文化更为明显,无论是东岸还是西岸,创新行为已迈入成熟的体制化运作。
  5. 我非常喜欢看美国创新公司的领头人的各种讲话,他们不仅理解人类活动的深刻目标,还会使用最好使的实现那些目标的工具,当你看完这些人讲话,再翻回头去看同样位置上的中国人的讲话,不禁会大吃一惊。原因是,总体上,中国没有工程师文化,会使用现代技术工具的中国人,缺乏相应的制度支持,总被利用。
  6. 如果你是一名真正的工程师,即你理解技术可以实现什么,那么你最好直接去美国西岸,那里有很好的制是度支持你自由地创造产品。如果你是一名很好的销售,你深刻的懂得人们生产出的产品意义与人们使用它的理由,那么你最好混中国,你可以以此获得最大的名利。如果你的人生竟还有道德抱负,那只能是美国。
  7. 不管你是否在美国赢利,得到美国绿卡后,你就要向美国政府交税,面对这么苛刻的条件,我奇怪人们为何仍要拿美国绿卡,看到下面一段比尔盖茨夫妇的讲演,我懂了。在美国,有些做事尽力的诚实的人,在致力改善诸如“人类的不平等”之类的道德目标,跟他们站在一起可令人生有新意。链:比尔盖茨夫妇斯坦福大学2014毕业典礼演讲
  8. 这种讲演我以前是听不懂的,虽然它听起来像是那么通俗易懂。自由,是的,自由,即使是强人讲也会说得很枯燥,但它确是人类目前所拥有的顶级智慧之一。听不懂的原因,不仅是因你做不到他所说的,更因你没有花时间去弄清人类社会的形态与结构。不过,哈佛人在听,希望他们能听懂。链:迈克尔·彭博哈佛大学2014毕业典礼演讲

【关于创新】(7月3日夜)

  1. 掌握一种复杂的现代技术需要长时间的极度专注,因每一个相关问题都无法绕过,成为一名工程师,意味着你花去巨量时间在各种科学原理与方法上,这使得工程师们很难在人际关系上得到锻炼,在中国,工程师的价值从未在利益上体现出来,他们总是被欺诈,第一原因是手潮,第二原因是没有移动的能力。
  2. 乔布斯是很伟大,但他必须与合作的工程师沃兹平分收入才有机会去伟大,至此,你根本用不着说沃兹伟大不伟大。名誉必须位于利益之后才有价值,不然就是胡扯。我认为真正的工程师应把最差理想移至GOOGLE这一类尊重工程师脑力的公司,当你被那些不学无术的人反复而随意欺诈,只会令你无法达成个人发展。
  3. 做为一种自我保护,我认为中国人中有志于当工程师的人,除了必须终身提升专业技能外,同时必须发展的还有移动能力,你的英语水平必须一流,必须世界为家,不然你学的工科知识与技能完全派不上对你有利的用场,我说的是你没机会卖出正常价格,你还不如直接去技校混个技工算了,多出的时间还可锻炼身体。
  4. 如果你花点时间了解美国的工程师文化,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在美国,新一代工程师差不多就是自由创业者的代名词,他们自觉地自组团队创业,因为他们发现,产品不行,投资、生产、管理和销售都是胡扯,而只有工程师才能搞出产品,所以他们就搞产品,且拿最大头的利益,由他们来雇为他们服务的人。
  5. 去当发起者,去自觉地搞产品,不听任何别人的,只听自己内心的呼唤,这与别人雇你压榨你推动你有天壤之别,真正的问题是,你的一生中基本遇不到乔布斯,而多半是乔布斯式的骗子,他们利用你搞产品,给你最少的钱,自己却假装乔布斯——这令人恶心,而你竟因懒惰而受雇于他,听他的胡扯,说明你更恶心。
  6. 中国人长期地生活在奴隶文化之下,对于别人依赖到了可笑的地步,有人甚至担心苹果这样的企业倒闭了怎么办?太好办了,它会分化成一千个小企业,从中生长出更大的企业——当你以一个奴隶的状态生活,你学的所有技能,不管那是什么,最终都是奴隶技能,我认为你首先要成为一个人,对自己完全地负责再说。
  7. 在中国,那些坏人专门把工程师定义成“有技术没创意”的人,这些人到了美国只能是扎堆儿拼份儿凑成风投到处乱投投,根本就不可能拿大头,因为在美国人的概念里,“技术与创意”根本就是一回事儿,真正掌握技术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得上别人提出的创意,更何况是外行的胡扯呢——中国的情况是组团抄袭。

【盲目乐观】(7月5日夜)

  1. 刚到美国时,我在所租的公寓楼下的公园里跑步,我每天沿着湖岸步道跑一圈,约三公里,差不多每过几天,都被会一个身材非常普通的中年白人妇女超过,她跑姿极一般,一看就是健身跑的那种,我心想,我只要连着跑上两星期就能超过这位大妈,但一年后她仍然像最初样超过我,而我已可以每次跑到八公里。
  2. 有一次我好奇,就在她慢慢超过我时,我加速跟上她,大约跑了一公里后,我就怎么也跟不上了,不仅如此,回家后还发现脚受伤了。过了约两个月,我觉得自己又进步了,于是又跟了她一次,情形完全相同,只是跟了一公里,脚再次受伤,我才知她的运动强度比我大得多——我同时知道,人会高估起自己来极可笑。
  3. 直至两年后我搬离那公寓,仍跟不上那位大妈,且随着我对跑姿的了解,才发现她的跑姿非常符合她的体形,是的,一点不漂亮,全脚掌着地,重心很低,步幅小到可笑,但非常平稳,从侧面看,起伏很小——也许我再跑三年也达不到她目前水平,但我曾认为自己跑上两星期就能超过她——人的第一本性就盲目乐观。
  4. 盲目乐观是表面现象,在它背后,是对于别人的盲目看轻,盲目看轻意味着你根本就没有了解别人的意愿,也没有了解别人的方法,更不必提真实地了解别人,你只是根据自己的需要了解别人,就像现在很多中国奴隶认为马云很了不起,认为中国在变强大一样——你不好意思对他说马云和中国怎么样都跟他无关。

【国家利益引出】(7月7日夜)

  1. 所谓国家利益,就是可以决定一个国家内政与外交的那么几百几千人的利益,当然,这些人像你一样,也有家庭亲戚朋友,他们也很讲义气,为熟人办事,如果你不能决定是否对日本增关税,不能决定把宪法修改成什么样,不能决定何时出动军队,那国家利益就没你份儿,相反,你还要交税支持拥有国家利益的人。
  2. 在现代,国家之争即国家利益集团之间的竞争,只要不是太过残酷,竞争失败也不会令其失去物质享受,所以普通人大可不必为国家失败而担心,更不必为国家利益丧失而难过,这些东西全部与你无关,你需要关心的是你自己,你拥有一个家庭,一个公司的一部分,这与拥有国家没有本质的不同,看好你的利益即可。
  3. “参政议政”是说,如果你试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国家利益拥有者之一,那么你要关心政治权力的走向,以便站队正确。“当好公民”是说, 你需要多学几种语言,多关心几个民主国家的经济,以便令自己有机会挑对生活地点去交税与行使公民权利。不想参政,不想当公民,那你就是奴隶,不管你是以为自己是谁。
  4. “改造社会”是一种西方政治与经济传统,本质上是一种制度安排,在亚洲缺乏根基。在近当代,改造社会也是政治集团的职业行为,并不是公民需要产生的行动,因为公民无法全面具本地接触那么多的政治利益与诉求,也没有人授权一个公民或织组充当公平与公正的代理,所以,做一个正直的人与改造社会无关。
  5. 在中国,动不动就有人说别人“卖国”,这其实是夸大了别人的能力,现实中有能力卖国的人就那么几个,你若想卖国,必先要取得卖国资格,说难听一点,你要想代表中国去签一份国与国之间的合同,如《马关条约》,你需要得到国家或政府的授权,一般人没资格,事实上,只有政府人士才有卖国或爱国的资格。
  6. 有中国,有一些老百姓,因受教育程度低到什么也分不清,汉语烂到家,总是错误地使用词语,很多时候都在那里冒充或摹仿政府发言,笑话百出,而中国的知识分子又懒得提醒或纠正他们一下,只是令他们出丑,搞得什么什么都特闹剧,有时看看不免心酸,他们向代理人交了税,而代理人却对他们耳光相向。
  7. 中国人无法理解,所谓”非凡的工作“,是不可能被胡乱加上定语的,那些真正对人类有意义的人,都是惟一的,他们的工作具有某种无法被超越的独创性,不然你就会看到乔布斯名下,有多达成千上万个国家的人,什么约旦乔布斯,索玛里观世音之类——这么胡扯有劲吗?事实上,这根本不是名称之争,欺骗罢了。
  8. 总听到有人为穷人说类似的话:他们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累了一天,能回家睡一觉就不错了,你还指望他们什么?这种倒打一耙的纯奴隶思维听来令人寒心——要知道,没有人要求穷人什么,真正的问题是,穷人自己想要如何——如果穷人想改变命运,就必须比别人辛苦几倍,因他们还要为他们的习惯与历史买单。
  9. 我认为穷人问题才是真正的社会问题,看社会学方面的文章越多,就越知其中艰难,穷人社会具有各种结构,同时配置了相应的各种文化,若你有兴趣了解存在于世界各地的穷人文化,你必会为其丰富多彩、数量繁多而大吃一惊,它远超普通人的想象,反过来看,追求公平正义自由改变创新等的现代文明倒是极独特。
  10. 国家利益总是被说成是一种代理利益,如它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但在实际运作中,它就是一种独立的利益,就是行使利益者的利益,事实上,全体人民的利益,是个复杂的概念,因全体人民的利益高度不一致且相互高度矛盾,没有一个代理机构能够全面代理这些混乱而冲突的利益,它需要数个代理机构去代理。
  11. 如果你想通过当一名好公民而促进国家进步,这差不多相当于说你想通过当炼钢工人而去研究基因工程,比如你当了一名去抗美援朝的士兵且为国捐躯了——因除了国家拥有者以外,普通个人与国家的关系并不确定,这里面根本没有道德至高点可立足,最好实事求是。另人们对本国人所犯下的罪行,多半超过外国。
  12. 决定一个国家如何运作的是一系列道德原则与政治程序,而不是泛泛而谈的个人或集体的力量,目前,世界上有很多跨国公司已获得了超越国家利益的力量,国家只是做为一种传统的少数人获取利益的方式而存在,相信随着社会透明度的增加,科技与英语的普及,国家的力量还会进一步消弱。这对多数人是好事儿。

【进化优势】(7月22日晨)

  1. 开始看有介绍美国制度的网文,发现美国人思想深刻程度令人吃惊。要理解那些想法,你不仅必读那上千本的有关名著,还真是要有一些在各种民主国家生活的体验,因那些具体想法不仅是理论,还全是实战手册。在美国研究生以上的受教育程度,张嘴就是证据,你要对美国人说什么“显而易见”,那听的人就撤了。
  2. 估计读过所谓“美国思想书”以后,就没法认真地看待中国书了,最多只能当原始资料读一读,学术水平至少相差百年以上,在一个原始思想弥漫的环境里,你不可能进行有质量的思考与交流,你的生活只能被人类的某一特定文化偏见,如中国文化,压缩至一极小范围,无信息也无法理解与分析信息,一行动就错。
  3. 在进化论中,有进化优势的生物通过表现欲来展示自己的优势,但在美国回望中国,你会开始理解人类的表现欲是何意思:没有什么优势的人也在利用表现欲占有别人的时间,全因一条更基本的经济规律在起作用:注意力就是关心,就是爱,就是时间与空间,就是金钱,就是可能性——表现欲本身也被推向市场。
  4. 现在水落石出,人生重要的东西出现了:你的意识,你意识的指向性,你的注意力,你的人生,你的自我——四十岁以后我才注意到,社会会反弹这一切,所以不得不花时间理解社会,理解社会需要使用工具,经济学最好用,但理解经济学又要以英语与数学为工具——你真的对世界好奇?至死都如此?那就出发吧——
TwitterGoogle+Sina WeiboEvernoteLinkedInDeliciousPocketKindle It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