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ill Death

看完演出走在回去的路上时,发现时间已经迈入3月了。告别2月,2014年的另外六分之五揭开面纱,依然那么丑陋。
以愚公移山为中心的500米范围内都是结伙的人们,而500米以外走在路上的,是一个个独自来看演出的人,比如我?从张自忠路走到常来买85度C蛋糕的东四,7辆出租车停在路口,等着我上
结果我还是选到了一辆满是被窝味儿的出租车,麻了个逼我操,心里骂了一声之后,摸摸摇下了窗

——————

抽筋,是这晚的另一个主题,明明下出租车的时候还沉浸在“不行要吐要吐”的情绪里,结果在走上4级台阶、左腿抽筋之后,发现所有的快乐都散了。站在楼道里等,等着老筋不那么敏感的时候,拿出手机,输入“抽筋 原因”搜了一下,原来是久不运动的恶果。苦笑了一下,揉了一会,试着上楼,结果……右腿也抽了
我操
我特么再也不去看演出了……

——————

和菜头的《饭罪记录》和着让人昏昏欲睡吹万莫名其妙的旋律,为他们的音乐镀上了一层虎皮青椒的味道,菜头霸气,PM2.5爆表的场子里,这样帮一个乐队定了性
CSC开始调音已经11点了,下面质疑声大起,但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时一对情侣挤到我身后,女的嘴里反复念叨着“我好激动我好激动”,哎,可惜守望是个GAY,他不会喜欢你的

一开场,台下的话题就从“怎么还不开始”“这帮观众怎么这么能忍”变成了“鼓手好帅”“守望我爱你”,几首歌的矜持之后,终于划了圈儿,开始躁了

之后的记忆就只剩下跳、笑、喊、叫、破嗓、安可
自己近两年最熟悉的节奏,是意识到自己体质的糟糕。每及此时,都会一边埋怨着自己平时不锻炼,一边退到圈儿外,擦拭满脸的汗。今天满腿也都是汗,妈的只记得换T恤却还是忘了换掉加绒加厚的保暖裤。推外围分不清男女的人跳进场,蹦着拉一个男生入场,把这个不会笑的家伙吓坏了。一个男士和一个大叔捧着相机录像,一会儿被推到前排,一会儿被挤到后排

来吧请别怀疑,成为我们的一员
可是他们、他们、他们,却面带微笑
…………

——————

青柠冰锐,喝完才发现是4.8度的朗姆
躲在一旁擦汗,被人录了下身上湿透的T恤
SQ70拍了好几段,结尾录得比较完整
音乐节说到底依然是盛宴,小小一群人玩儿荷尔蒙消散太快

——————

这个年岁,热泪盈眶都已经不再是说说的事,沉积在记忆里,惟有精疲力尽和声嘶力竭能把他们唤醒,心重重地跳、泪轻轻地落,向着身边的人微笑,自己慨叹苍老。

TwitterGoogle+Sina WeiboEvernoteLinkedInDeliciousPocketKindle It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